沙巴体育取消投注【官方】

时间:2021-04-08 22:03:50来源:新2官方网作者:朱孝天

原标题:广汽菲克“危局” :两年半亏掉44亿“家底”

“为什么广汽菲克会这样迅速崛起 ,又快速下滑?”

与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谈到这个问题时,黄清正在开网约车,这并非他的主业,黄清的另一个身份,是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广汽菲克”)的员工,当下他的主业并不忙碌,甚至可以说较为“清闲”——常常放假,在长沙工厂内一周只用上三四天班。

作为合资车企品牌,广汽菲克在2015年正式更名后,借助旗下Jeep品牌曾迅速崛起,以专业SUV的形象闻名市场,成为车市迅速崛起升起的新星 ,甚至在Jeep第一款国产车自由光发布之前,广汽菲克就雄心满满开建新的工厂,意欲在2020年末广汽菲克两地工厂产能达到70万辆。2017年时,广汽菲克达到自己的高光时刻,约两年时间中将年销量一路推至20.52万辆。

“你想走得稳,又想走得快 ,是没有可能的,走得稳就是走得慢,因为以稳为先。”2020年底时,有头部造车新势力掌舵者向媒体表达这样的观点,意图走激进快跑中寻求平衡的路线。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,车企发展中意图激进快跑并寻求平衡的不乏案例。

显然,快速崛起的广汽菲克未能做好平衡。在外部环境上,2017年连续井喷的国内SUV市场骤然遇冷,当年也是车市连续28年增长的最后尾声,接踵而来的“寒冬”粉碎了昔日诸多车企掌舵者们的目标、梦想与荣耀,猎豹、众泰、力帆等车企纷纷失速,缺乏技术积淀的一些车企在市场端频频陷入“质量门”,市场的误判、管理的松散、销售体系的弊病、财务的激进、产能的错配等问题无一不拷问着这些车企。

广汽菲克背靠外资股东,Jeep又是深耕SUV领域的老将,显然不存在技术薄弱这一缺陷,但其坠落与强势崛起的速度几乎同样迅猛,2020年已经过去 ,在这广汽菲克昔日放言产能欲达到70万辆巨大目标的一年 ,广汽菲克交出的销售成绩单已滑至4.05万辆,事实上,在2020年年中,昔日净资产达到44.22亿元的广汽菲克,已经亏至几近资不抵债 。

因何坠落 ?近日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走访广汽菲克长沙工厂、终端销售门店,在与部分广汽菲克内部人士 、终端销售体系人士沟通中,对方多将问题指向此前曾出现的管理层判断失误、“烧机油”事件、经销商风波等,对于相关问题记者致函广汽菲克尝试核实了解,不过截至截稿,广汽菲克未回应。

“亏损”与“家底”

展开全文

广汽菲克长沙工厂颇大,从南门正门拐过街角步行至东门出入口,需要约15分钟时间,它承载着16.4万辆年规划产能,叠加产能规划一致的广州工厂 ,广汽菲克当下共有32.8万辆年产能,这是广汽菲克往昔高歌猛进时遗留的产物。

根据广汽菲克内部人士刘平的观察 ,当前长沙工厂的生产线一周工作多为三四天 ,这种情况在2020年年中开始出现。在广汽菲克工作超过5年,见证了更名后的广汽菲克兴起与衰落过程的黄清表示 :产线常常放假,2020年上班的时间最多不会超过180天,长沙工厂一天生产车辆100余辆,2020年约生产2万辆,而在2016年前后 ,生产线一天可生产约400辆车。

据母公司广汽集团披露的数据 ,2020年广汽菲克生产3.86万辆车,以广州、长沙两地32.8万辆工厂规划产能计算,其产能利用率仅约11.78%。“效益不太好”“常常放假”,这则是广汽菲克多名员工的说法。

无论是产线人士,还是广汽菲克的销售体系人士,在沟通中均谈到广汽菲克在面临巨额亏损,“一年亏损几十亿” ,这是他们听到的传闻 ,不过他们对于详细数据和数据的来源并不清楚。

那么,广汽菲克每年究竟亏损多少钱?面临的财务情况究竟如何 ?

这些数据在母公司广汽集团的账面上有一定的体现。以2020年上半年为例,根据广汽集团财报采用的会计准则,对于联营、合营企业的长期股权投资,广汽集团采用权益法核算,按照份额确认投资收益,同时增加账面价值,分红派息则按份额减少账面价值。

具体来看 ,持股50%的广汽菲克为广汽集团的合营企业,2020年上半年,广汽集团在合营企业广汽菲克的账面余额由6.68亿元减至0.08亿元,报告期内无股利或利润分配,以此来测算,在无股东层面注资影响情况下,广汽菲克自身的亏损为13.19亿元,巨额亏损之下已几乎资不抵债 。

把时间线拉长,依据上述方式测算,2019年广汽菲克亏损额为21.36亿元,2018年亏损额为9.5亿元。事实上,自2015年至2020年上半年,广汽菲克从未向股东进行股利或利润的输出。

那么,广汽菲克此前的家底是多少 ?广汽菲克前身为广汽菲亚特汽车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广汽菲亚特”),2015年1月广汽菲克更名之前,2014年底广汽菲亚特净资产为5.06亿元,根据广汽集团披露的消息,2015年广汽集团按股比向广汽菲克增资12亿元,2016年广汽集团按股比增资6亿元,2017年,广汽菲克净资产达到峰值 ,为44.22亿元。

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连续亏损之下,2017年净资产曾达到44.22亿元的广汽菲克 ,及至2020年上半年净资产为0.17亿元,净资产几乎已经亏损殆尽。

“新星”崛起

原广汽菲克4S店负责人谢宏强仍记得广汽菲克早期强势崛起时的情形,彼时Jeep国产不久,谢宏强以4S店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入局广汽菲克的产品销售,车型在市场上快速走热中,一度出现“加价一两万”卖车的情况,4S店职业经理人宋鹏飞入局的时间更长,可回沙巴体育取消投注溯至进口车时代,至今他仍担任广汽菲克4S店的负责人。

事实上,2015年广汽菲克完成更名、旗下Jeep品牌(被誉为SUV“鼻祖”)国产化时,国内SUV市场井喷数年。

2015年8月,广汽菲克的子公司——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销售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广汽菲克销售公司”)成立,根据对外释放的消息 ,广汽菲克在合资管理模式上进行了“突破性的尝试”,启用职业经理人团队,建立“业绩导向”的绩效考评体系,同时改变现行人员派遣模式,将副总以下高管人员的管理权下放给合资销售公司。

彼时,合资销售公司总经理为郑杰,她在广汽菲克发展中起到关键性作用,但也备受争议。

在2015年当年,在拥有长沙工厂16.4万辆年产能的基础上,广汽菲克的广州工厂已经开建,广汽集团发布的可转债募资中亦包含这一工程项目,根据当时规划,广汽菲克意欲到2020年末,“长沙、广州两地产能整体规划达到70万台,届时广汽菲克将拥有10款具有市场竞争力的车型产品”。

就2017年之前发展来看 ,广汽菲克的发展与其规划的较为相符。

在产品矩阵上,2015年11月,广汽菲克旗下Jeep品牌的第一款国产车型自由光推出,以专业SUV切入市场,定位中型SUV,彼时首批上市的均为2.4L版本。在约1年时间内,广汽菲克快速布局产品线 ,2016年5月定位小型SUV的自由侠被推向市场,2016年12月定位紧凑型SUV的指南者推向市场,从而快速完成小型、紧凑型 、中型SUV的产品矩阵打造,被称“三驾马车”。

产品的快速放量支撑品牌的强势崛起。根据披露的数据,2016年广汽菲克国产车型实现销量约14.22万辆,迅速放量的自由光为销量支撑,销量突破10万辆,单月销量一度破万,在中高端SUV市场站定重要位置 。

前期规划的工厂也开始释放产能 ,2016年4月,广汽菲克广州工厂竣工投产,公司产能扩张至32.8万辆,为广汽菲克的进一步放量在产能端做好了准备。

在谢宏强的印象里 ,当时Jeep旗下车型在市场上的竞品并不太多,国内整体SUV市场也一片向好,经手的广汽菲克4S店也实现盈利,这一年,在黄清的印象里长沙工厂为“两班倒”,产线繁忙。

兴衰之间

狂奔的国内SUV市场在2017年正在发生变化 。

整体市场情况体现在数据上,2012~2016年,国内SUV市场连续井喷,增速为22.7%、50.6%、37.1%、52.4%、47.1%,但情况很快急转直下,2017年,增速骤降至13.3%,2018~2019年,增速跌为负值,分别为-5.5%、-3.6%。

从产能匹配上看,2017年广汽菲克就面临产能消化的压力。在2016年4月广州工厂竣工投产之后 ,广汽菲克产能扩充至32.8万辆,但根据广汽集团披露的信息,当年工厂实际产量为21.07万辆 ,产能利用率为64.24% 。

谢宏强、宋鹏飞感受到了来自厂商的“压库”,据记者此前与不同车企品牌经销商的沟通,车企对经销商压库为较为常见的冲击销量的方式,通过返利的工具来向经销商施压使其不断提货,进一步促使经销商进一步提高市场终端销量,一般的经销商库存在2~3个月之间,宋鹏飞称,当时其店内库存上升到约4个月 ,谢宏强店面的库存系数更高。

矛盾在2018年开始变得不可调和 。

谢宏强称,压库在这一年中并未获得缓解,反而情况越来越严重,市场出现价格倒挂、销售体系紊乱等问题,也是在2018年开始,广汽菲克爆发经销商体系维权风波,彼时的维权代表李平在与记者沟通中称,维权后期 ,在维权文件上盖章的经销商数量已达70家左右 ,意图围绕广汽菲克降低库存压力等展开谈判。

但事件未能迅速解决,及至2019年年初,广汽菲克经销商与广汽菲克“决裂”的消息仍不断传播,李平称,较大规模的经销商前往广汽菲克销售公司上海总部维权,合计发生过约3拨,他自己则前往过4~5次,但始终未能见到广汽菲克销售公司总经理郑杰。

这也使得广汽菲克销售高层被指对经销商“态度傲慢”,谢宏强认为,这或来源于广汽菲克的骄人成绩 ,使得其对终端市场的变化缺乏敏感性 ,在下行周期中仍对自身产品怀有过度自信。

广汽菲克经销商的数量出现锐减,根据公开信息,广汽菲克经销商数量2016年底一度突破400家,目前仍为广汽菲克4S店负责人的宋鹏飞表示,据其了解,当前广汽菲克4S店数量约为200家。

尤为值得注意的是,2018年9月,广汽菲克“烧机油”事件持续发酵,遭到央视曝光 ,后续发生大规模召回。

据报道,“烧机油”是指汽车发动机工作时,过量的机油进入气缸,并与混合气体一起参与了燃烧,导致发动机机油很快被消耗掉,严重的会导致发动机润滑不足 ,使引擎造成难以修复的损伤甚至报废。

在时间线上,依据车质网的信息,2017年2月开始,便有投诉称采用2.4L发动机的自由光相关车辆存在“烧机油”问题 。此后投诉不断增多,以2017年6月为例,1个月中出现沙巴体育取消投注了23个“烧机油”的投诉案例。

及至2018年1月,市场上有关于广汽菲克“烧机油”的详细媒体报道,称搭载2.4L自然吸气发动机的部分自由光等车型存在“烧机油”现象。2018年9月,广汽菲克“烧机油”事件遭到央视曝光 ,事件迅速传播。

遭到央视曝光当月,广汽菲克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,召回部分2.4L自由光、指南者汽车,共计14.39万辆,其中,自由光车型占绝对比例。

销量支撑的车型,因“烧机油”事件遭到央视曝光进一步引发大规模召回,是否会影响到终端消费者对于品牌质量的担忧,并进一步体现在销量上 ?

对此,多名曾为或仍为广汽菲克4S店的负责人均表示有一定影响,不过有的认为影响并不大,并非广汽菲克销量迅速下滑的主要原因,其认为这并非严重的安全问题,终端消费者往往在综合权衡中不会非常关注。

作为对比 ,除“烧机油”事件之外,不少经销商和内部员工对于广汽菲克的品控持肯定态度,而此前记者在与猎豹汽车大量经销商和昔日内部人士沟通中,则基本一边倒认可猎豹汽车“大量质量问题反馈至市场影响口碑 ,进而严重影响终端销量”的逻辑。

不过就当前情况来看,日前记者走访多家广汽菲克4S店时,店内销售人员表示自由光、指南者等车型搭载2.4L发动机的版本已经“消失” 。

此外值得注意的是,在2015年11月至2016年12 月 ,仅约1年时间布局3款全新SUV车型后,广汽菲克在新车型上陷入“沉寂”,及至2018年4月推出(大)指挥官。根据汽车之家数据,该车当前定价23.98万~36.98万元,为中型SUV 。

黄清在沟通中谈到一个观点,Jeep深耕于专业SUV领域,产品线并不庞杂,快速推新奠定市场之时遭遇风波,后续又无更过可国产化放量的车型 ,使广汽菲克在国内发展错失良机。

市场危局

早在2019年,广汽菲克就开始了“调整”,但在当前表现上 ,广汽菲克仍面临巨大压力。

2019年4月,据媒体公开报道,广汽菲克发展中的关键角色郑杰离职,离职时其担任菲克集团中国区首席运营官(COO)、广汽菲克销售公司总裁。

2019年5月,在“广汽菲克运营机制调整内部发布会”上,根据调整 ,广汽菲克和广汽菲克销售公司“一体化”运营 ,由股东双方各委派一名高管分别担任“一体化合资公司”的总裁和执行副总裁,蔡迪霓(Massimiliano Trantini)担任广汽菲克“一体化合资公司”的总裁 ,张宗胜担任执行副总裁。

调整中,向经销商压库的问题被重视,2019年9月,广汽菲克官网发布的《产销一体化初见成效 广汽菲克再启新程》文章中称:“以华东区为例,近期经销商库存已较3月底降低60%。”

宋鹏飞向记者确认,2019年调整中,经销商库存压力逐步下降,主机厂对于有需求的部分经销商开放了进口车型的销售渠道,也能感受到公司高层的努力调整 ,及至2020年,其作为广汽菲克4S店的职业经理人逐步对广汽菲克恢复“信心”,当前其店内库存在1.5个月左右,主机厂给的压力较小,其负责的店内能实现盈利。

在另一个角度上,走访中记者注意到,当前广汽菲克的主力销售车型自由光、指南者老款部分车型优惠力度多达4万元左右,使得自由光与指南者在优惠后终端价格大幅下探更具性价比。但是,“以价换量”无疑会损害车企的毛利率,更不用说广汽菲克的销量仍在大幅下滑,进一步加剧广汽菲克的财务压力 。

2021年1月7日,广汽集团发布产销快报,旗下广汽菲克2020年全年销量4.05万辆,跌幅45.18% ,生产3.86万辆,这也意味着其产能利用率仅为11.78%。

截至2020年6月,连续巨亏之下,广汽菲克净资产几近于无 ,亟待股东层面输血,在2020年下半年,广汽集团披露的信息显示,同意按50%股比向其增资5亿元,提供委托贷款5亿元。也即意味着,在获共同股东输血后,广汽菲克或可获得20亿元的资金量。但即便如此 ,依据广汽菲克的亏损速度,这一资金量或难以久撑。

在产品矩阵上,广汽菲克在2015年曾规划到2020年推出10款具有市场竞争力的车型产品,但就目前来说,广汽菲克仅有自由光、指南者、自由侠,和大指挥官(2018年4月首发)、大指挥官新能源车型,进口车型有大切诺基和牧马人 。

黄清和宋鹏飞表示,大切诺基和牧马人面向市场较为小众,国产化的必要性有限,宋鹏飞认为,很多车企的销量增长来源于推出新车型,但当前广汽菲克手上缺乏这样可国产化并迅速放量的车型 。

此外,2016年广汽集团发布可转债,其中有8亿元募集资金用于投入广汽菲克广州工厂项目,根据披露的信息,该可转债兑付日期为2022 年1月21日,而该日期距离现在仅约1年时间。

对于届时广汽菲克是否需要兑付8亿元可转债,以及广汽菲克近年来市场遇挫的原因、当前长沙工厂的产能利用情况、裁员事宜、2018~2020年上半年亏损情况等,记者日前致函广汽菲克,尝试核实了解 ,不过截至发稿,广汽菲克未予回应。

文中黄清、刘平、谢宏强 、宋鹏飞 、李平均为化名
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